摩卡彩票网址

确实是要杀一杀了诸葛亮在刘备耳边耳语几句

  诸葛亮面对着刘备伸过来的手,往后一缩,摆了摆手中羽扇道:“诶……主公莫急,还是静观其变为好!”
 
    “啊?”刘备惊呼一声,在外人看来,这诸葛亮是多麽的傻逼,而刘备是多麽的向着诸葛亮,就连诸葛亮这样的聪明之人,都觉得有些感动了,可见刘备虽然武艺不咋地,权利不大,兵马不多,但是这演技可是世界一流的。
 
    “来!主公!”诸葛亮一摇羽扇,道:“我今日还有一新曲,主公不妨在此倾听!”
 
    “嘿…………”刘备一脸的懊悔,晃着脑袋喃喃道:“昨日就不应该让你哥云长打这个赌注,一会又我护着军师,但是云长那个拧劲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主公,来,听听曲子吧!”说着,诸葛亮拿出琴来,轻轻一拨,悦耳的声音便传了出来,穿透了人的耳膜,直接进入了你的大脑,就连一旁心里有鬼的刘备,都只感觉诸葛亮这个乐曲,真是悠扬万分,让你感觉这琴声就在你脑子里绘画出了一幅夏日细雨图一般,何等的神奇。
 
    刘备也就知道作罢,一挥手,道了一声,“上茶!”侍女将茶水端上来,而刘备则是在那里倾听乐曲,诸葛亮忘我的弹奏着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云长!”就在新野城外的田地之中,一队一队的士兵,正在帮助农民挑水灌溉,而关羽和陈到二人则是在一旁指挥着,时间已经到了午时,但是再看这天空,依旧是晴空万里,哪有一点下雨的意思啊,陈到今天一上午可都是没有把心思放在这灌溉的上面,全是昨日关羽跟诸葛亮打赌的事情,这可不是小事啊,堂堂二将军,和主公首席军师,这二人要是闹了矛盾,主公可怎么办?而看着关羽脸色阴沉,陈到有些不忍,上前说道:“二哥,若是不下雨,你不会真的杀了那诸葛亮吧!”
 
    “哼!”关羽冷哼一声,道:“不杀他我还留着他啊,昨日那人何等嚣张,若不是看在大哥对他关爱有加,我定然将他斩首当场了,他竟然还有心思跟某打赌,正好给了我杀他的机会,难不成还要留着他迷惑主公吗?”说着,关羽的丹凤眼都眯成了一条缝,里面发出阴阴的杀气。
 
    陈到咂咂嘴,道:“但是……但是那可是主公亲自任命的军师啊!万一二哥一怒之下把他给杀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陈到话音还没落,关羽立即制止道:“一切罪责,有我一人担待,再说,这是我与那诸葛亮的赌注,大哥又能够将我何罪!”
 
    陈到语塞,不知道还说什么,后退两步,一挥手,一个士兵走了过来,陈到小声道:“赶紧回府禀告主公,二将军是真的已经对军师动了杀念,让军师赶紧跑!”陈到这个想法,也就是正常人的想法,就像是刘备早先表现出来的一样。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看了一眼在前方伫立的关羽,赶紧向刘备的府上跑去。
 
    已经了院子,便听到了悦耳的曲子,士兵哪里会欣赏这个,立即飞跑到了刘备处,看着刘备还在坐立不安的在那里,也不知道这曲子他是听没听进去,士兵小碎步到了刘备身边,诸葛亮半眯着眼睛没有任何的表情,手指轻拨琴弦。
 
    士兵耳语了几句,刘备早就已经知道这个士兵要说的啥,摆摆手,让士兵退下了,士兵也是满脸的惊奇,这等人命关天的大事,自己主公竟然没啥反应,这个……号是奇怪啊!
 
    是兵的一来一回,这个时辰都已经到了未时,关羽身上的杀气已经越来越浓,而这天空,依旧是晴空万里,烈日炎炎,关羽一挥手,对身边的亲卫周仓来,道:“赶紧将我的大刀准备好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周仓一拱手,他可是不管这个关羽杀的是谁啊,周仓算是千里迢迢到了新也来,就是奔着关羽来的,这个时空,关羽没有过五关斩六将,也没有碰到过周仓那一伙山贼,但是却并没有失去周仓这么一个提刀的卫士,周仓本事黄巾出身,黄巾破灭之后,跟着一伙兄弟上了山,当强盗,就在冀州,但是李林控制下的冀州,可是不一样,血杀营在冀州横扫各处山贼,马贼,强盗,以练习自己麾下的战斗力,这些个杂牌军,怎么大多血杀营啊,周仓被杀的大败,幸好狡兔三窟,周仓顺着地道逃跑,辗转,来到了新野,投奔了关羽。
 
    关羽对周仓说的话,可是让一旁的陈到心里直大颤,这个时候陈到看到派往府上的士兵跑了回来,立即过去,小声道:“府上现在怎么样,主公可是已经安排军师离开?”
 
    士兵一脸的苦逼相,道:“禀告将军,主公正在于军师一同,军师抚琴,主公沉迷与琴曲之中!”
 
    “诶呀!”陈到惊呼一声,道:“都已经这般的时候,这……这主公怎么还要这般!”
 
    眼看着时间是越来越近,天空依旧毫无反应,关羽已经开始迈开步子,离开田里,当然是要往府内走去,而一旁的亲卫周仓,已经将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拿来,立在原地,周仓一动不动,看到关羽走了,也没有什么反应,直接跟在关羽身后,一同前往刘备的府上。
 
    陈到赶紧一挥手对自己身边士兵道:“速速跑回主公府上,告诉主公,二将军杀来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一点头,随即拔腿就跑,而陈到则是连忙赶上关羽,关羽一看到陈到的身影,就冷冷的喝道:“谁也不能拦着我,都是自家的兄弟,切莫伤了和气!某仅要诸葛亮一人之命!”关羽的话,可算是把这陈到给堵死了,陈到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跟着关羽,一路到了刘备府上,一会关羽冲动的话,自己也好拉着点。
 
    只看关羽一进刘备府邸,将青龙偃月刀从周仓的手上拿过来,往地上狠狠的一埵,“砰!”府上的地面青砖都因为这一下之力而裂开,关羽喊了一声,道:“诸葛亮,还不快快出来受死!”
 
    过了一会,没有回应,陈到送了一口气,还以为主公估计是有了安排,只听关羽又一声大吼道:“诸葛亮!出来受死!”
 
    本来陈到还以为没人会答应,自己好赶紧奉劝,没想到那熟悉的轻笑之声传来,“哈哈!”只看到诸葛亮跟刘备一同凑了出来,诸葛亮笑道:“关将军来的正是时候,我这一曲也刚刚终了!”
 
    “哼!”关羽怒喝一声,道:“你还敢说这话,你不是会所今日未时三刻会有雨来嘛?现在你看,哪有一滴雨水,诸葛亮,莫要忘了你我之约定!”
 
    诸葛亮很是轻蔑的说道:“呵呵,关将军放心,亮自然不会忘记,不过你看现在到未时三刻了吗?”
 
    而一旁刘备也是赶紧喊道:“二弟,不得放肆!”
 
    关羽看了看诸葛亮,又看了看刘备,抬头看看天,低头看看地上的影子,对诸葛亮道:“哼!还差一点,我就在这里等着,倒要看看你有何说的,到时候我的大刀可是不会留情的!”
 
    诸葛亮点点头,轻摇这羽扇,默默不语,而一旁的刘备赶紧道:“二弟,休要放肆,昨日与军师之约乃是激愤之下做出来的事情,怎么可以算是!赶快收回兵器,莫要忘了这里乃是何处!”刘备府上,关羽拿着大刀冲进来,确实是有些放肆了,但是刘备可是知道,自己这二弟,要是拧劲犯起来,可是比自己那死去的三弟还要严重得多…………
 
 第十七章 负荆请罪
 
    关羽看了一眼刘备,知道大哥当然是不愿意自己杀了这个诸葛亮,其实自己也没有真想杀他,但是只要这个诸葛亮服个软,以后不要扰乱自己大哥奋发图强,自己也就放过了他了,但是眼前这个白面小生,何其放肆,竟然毫不把自己和自己的大刀放在眼里,竟然一点后路也不给自己留,反正关羽已经想好了,这样诸葛亮若是真的这般顽固,定然不可留,兄长大事要紧,不可被此人迷惑,自己杀了这个军师,甘愿跟兄长请罪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大哥!”关羽轻呼了一声,道:“若是大哥依然护着这个什么军师的,那就把二弟杀了吧!”
 
    关羽这话,有些让刘备震惊,没想到自己二弟竟然用威胁的方式,让自己不要插手,刘备有些愕然,惊诧之色下,还带有一些感伤,真是自己的二弟啊,再怎么说,也是跟自己出生入死几十年的人,虽然这件事情办得有些冲动,但是若是则个诸葛亮真的是一个无才之人,自己二弟这也算是冒死觐见了。
 
    而面对关羽和刘备话,诸葛亮则是好不言语,半眯着眼睛,在那里一边晃着羽扇,不知道琢磨这什么事情,过了片刻,诸葛亮忽然一抬头,深吸了一口气,眼睛忽然张开,道了一声,“来了!”
 
    就在诸葛亮开口的同时,在众人无比愕然的情况下,一阵清风凭空吹来,要说这大夏天的,那里会有这样的风啊,山雨欲来风满楼,就在关羽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,只看天上乌云忽然从云层之中钻了出来,霎时间,太阳就被挡住,随即传来“轰隆。轰隆!”乌云碰撞之声,也就是俗称打雷的声音,过了不到十分钟,“哗!”大雨倾盆而下。
 
    诸葛亮赶紧后退一步,正好到了屋檐下面,没有被雨水淋到,而刘备更是激动万分,被余淋了几下,确定真的是下雨了,退到屋檐之下,对诸葛亮拱手一拜,激动道:“军师真乃是神人也!备佩服,佩服啊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诸葛亮轻笑几声,好似对这样的事情一点都无所谓,都是小kiss,但是殊不知,这乃是用自己的寿元换来的一场及时雨啊!
 
    而关羽可是更加的夸张,在大雨之中站了半天,忽然喃喃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说着,一下子冲了出去,倒不是关羽精神失常了,而是关羽飞速的跑到了新野城外的田地之中,看到在田地之中的百姓,或是帮助百姓挑水的士兵,都是激动的跪在地上大声的哭号,拜谢这上天恩赐的及时雨。
 
    关羽愣愣的站在那里片刻,嘀咕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会……怎么会!”
 
    一个老者看到关羽前来,激动的拉住关羽衣角激动道:“关将军啊!关将军!这下可好了,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啊,今年的庄家有救了,有救了!”
 
    关羽有些尴尬的点点头,皮笑肉不笑的,心说,“你们是好了,我可惨了!”
 
    后面周仓疑惑的看着关羽的样子,道:“将军!这……这到底该如何啊!”
 
    关羽长叹一声,缓缓道:“这个诸葛亮,啊不!军师,不是凡人啊!”
 
    周仓道:“但是这赌约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嘿!”关羽后悔的叹息一声,道:“负荆请罪吧!”
 
    大雨还在下着,而看到敢于跑出去的刘备,有些迟疑的对诸葛亮,道:“那个,军师,你看,这关将军…………”说着,指了指门口。
 
    诸葛亮摇摇头,道:“主公放心,亮与关将军之赌约,只不过是玩笑而,切莫当真啊!”
 
    刘备赶紧谢道:“多谢军师了!”
 
    但是主公话锋一转,道:“但是这关将军之傲气,确实是要杀一杀了!所以一会…………”说着,诸葛亮在刘备耳边耳语几句,刘备当即笑了出来,道:“二弟平生勇武少敌,也是该这样做了!军师放心!”
 
    诸葛亮笑道下来的负荆请罪,可一看出这个关羽确实是服软了。
 
    诸葛亮赶紧道:“关将军!屋外大雨,切莫冻坏了身子,还是赶紧进屋吧!”
 
    只听到关羽大声喊道:“关某有眼不识军师之才,竟然与军师立下赌约,得罪与军师,是在该死,特地前来负荆请罪!”
 
    诸葛亮连忙说道:“诶呀!关将军,你说你……还是快快进来吧,赌约只是玩笑之余,切莫当真啊,亮也是气急之下,才回如此说的,关将军切莫放在心上,你我皆是主公之臣,哪有得罪之说,还是快快进来,要是害了将军的身体,敌人一来,何人为帮户主公周全,为主公征伐天下啊!”
 
    而一旁的刘备,看到诸葛亮如此说了,却是一概往日衣服假慈悲的样子,指着关羽就怒斥道:“哼!你啊你!竟然如此的放肆,就是应当受罚,军师,不要管他,如此放肆之人,淋坏了又怎样,要是按照赌约,他可是要奉上向上人头的!”
 
    “诶呀!”诸葛亮为难的说道:“主公,关将军只是一时的气话,主公切莫生气啊!关羽将军!还不赶紧给主公认错!”
 
    关羽对着刘备磕头,道:“大哥,弟弟错了,还望大哥恕罪,若是军师要我这项上人头,关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!”
 
    “你!”刘备很是气急的说道:“你,你乃是我麾下大将,难道就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?竟然还敢对弈将项上人头作为赌注!”
 
    关羽深深的将脑袋磕在地上,喊道:“大哥!我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诶!”刘备一声叹息,直接冲了出去,拉住关羽喊道:“二弟,你我兄弟三人,三弟已经去了,你是备唯一的至亲之人,你……你为何这般,弱智没有了你,备还有和颜面活在这世上啊!”说着,刘备激动万分的直接跪了下来,握着关羽的肩膀,这可是吧关羽感动的够呛,激动的喊了一声,“大哥!”
 
版权所有:摩卡彩票登录,摩卡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